欧贝特试验设备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欧贝特试验设备
热门搜索:

姜奇平开源与盖茨的梁子

发布时间:2020-03-20 10:14:32阅读:来源:欧贝特试验设备

作者:姜奇平 数字化产业研究专家、新经济观察家 “梁子”是过节、痛恨的意思.近日,开源与盖茨结下了梁子. 上周盖茨第十次访华来到北京大学,兴头上被迎面泼了1盆冷水:一名名叫开源的开源人士,高举开源标语,向盖茨表达了开源运动对微软垄断的不满. 向盖茨举出“自由软件—开放源代码”标语的先生名叫王开源,是首次把“国际软件自由日”引进中国的开源人士.开源是开放源代码(运动)的简称.这个开源,不是开源节流那个开源.我们或说开源,或说开放源代码,都是一个意思.

国人对开源了解比较少,常常有误解.在《世界是平的》一书中,我看到一个可笑的译法,译成“开放源”.在我印象中,中关村人士好像从来不这么说,由于它给人一种错觉,好像这个源不是指源代码,而是指源泉.还有一次,我去万圣书园找张平教授写的1本开源专著《同享智慧》,却不知分类到哪类架子上去了,店员一听“开放源代码”,就执意说那一定是1本软件技术书籍,我怎样解释都没用,最后还是在电脑上才查到.不了解开源是怎么回事,就难以理解这回开源人士的抗议行动. 开放源代码运动与微软软件的矛盾由来已久. 7年前,我曾撰文这样介绍它们之间的梁子:“21世纪经济权利最核心的两种思想,相互对立地产生在哈佛园区相距两千米的地方.前一种思想代表右(COPYRIGHT),后一种思想代表左(COPYLEFT).从前一种思想中产生出WNDOWS,并派生出一名物资世界的首富——盖茨;从后一种思想中产生了LINUX,并派生出一名精神世界的首富——斯台尔曼”. 这个斯台尔曼(Richard Stallman),就是今天开放源代码运动的先驱.他针对盖茨1976年致爱好者的著名的“知识产权宣言”,写出了一样著名的“知识同享宣言”:“软件为何不应当有所有者”.在这里,他表述了开源运动的核心:“思想同享,源码同享”. 斯台尔曼不同意他人把“自由软件”译为“免费软件”,为了避免中国人犯这类毛病,他特地用汉语拼音规定了这个名词的汉语译法为“zi4you2 ruan3jian4”(怕中国人不明白,还加注了四声).到头来《世界是平的》中译本还是把自由软件错译成了免费软件. COPYLEFT怎样译呢?这倒是一个头痛的事,即便在IT界,这个名词也译得五花八门,莫衷一是.译成版左吧,这根本不像中国话;译成左版,好一点,但还是需要解释,否则还是听不明白.这类译法让我想起我女儿3岁的时候,没听说过盗版这个词,她根据大人常说的“正版”这个词,想当然地推理出“反版”这个词,说“门口的叔叔在卖反版光盘”.想想其实“反”版比“盗”版还更确切.不过,我个人还是认为,COPYLEFT最好意译为自由版权. 自由版权反应的是自由软件运动,或说开源软件运动对版权的立场.这个立场就是主张知识同享.知识同享与知识产权(窄义,专指非同享)的关系,用一个形象的说法,就好比臭皮匠和诸葛亮的关系.俗语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三个臭皮匠是指知识同享的生产率更高,这是开源运动的生产方式;一个诸葛亮是指知识垄断的生产率更高,这是知识产权垄断的生产方式.从我们日常生活经验来讲,“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的情况存在,“三个臭皮匠顶不上一个诸葛亮”的情况一样存在.但只允许一种情况出现,不允许另一种情况出现,明显是不现实的. 开源人士反对微软,主要是想强调,不要以为只有知识垄断一种生产方式公道,知识同享的生产方式一样公道.LINUX在操作系统、服务器上的成功就是一个明证.我个人是偏向开源人士的,由于它更加代表未来的方向;固然,我也承认知识产权在工业化社会的相对合理性和现实性,但认为它是过渡性的. 斯台尔曼当年由于不堪“自由”与“免费”错译、错解的困扰,希望用开放源代码软件这个说法,替掉自由软件的说法.但在我看来有个问题,“开源”这类说法虽然把“免费”这类误解完全杜绝的,但却把版权问题限在了软件这个特定知识种类中,在战略上得不偿失.这也是后来人们不断提出新的规则,来扩大公共领域知识规则的缘由之一. 自由版权则避免了这样的问题.自由版权既可以指软件,也可以指一般的知识.今天,开源运动与知识产权的矛盾有了新的发展,自由版权的说法就更加重要了.由于在WEB2.0时期,个人知识更多反应为一般知识、隐性知识和知识进程,而不限于软件,所以自由版权更能适应新的现实.我个人在《自由版权——创意时期的知识规则》中,提出了一种新的建议,就是把知识同享从软件领域扩展到一般知识、从显性知识扩展到隐性知识、从知识结果扩展到知识进程的广义原则. 其实美国人自己也在反思盖茨引领的知识产权垄断潮流是不是可持续发展.美国国会议员在盖茨访华期间端出了专利改革法案(Patent Reform Act),准备进行美国近50年来在专利体制上最大一次改革.动力就是担心目前的专利体制不能刺激创新,繁多的专利诉讼和庞大的赔偿金额阻碍了新产品技术的开发.竞争优势理论大师波特十分担心美国人由于过分守旧于知识产权而失去创新优势,认为美国将来如果栽跟头了,就栽在这里.用中国人的话说,就是怕不懂三个臭皮匠的利害而吃亏.波特由于主张集群发展,所以跟臭皮匠的思路比较接近.应当说是很有见识的. 我虽然很赞同开源运动的主张,但换了我到盖茨跟前,都懒得去抗议.由于我想的是:你们美国人既然只认可“诸葛亮”,中国人既认可“诸葛亮”又认可“臭皮匠”,那中国人将来不是就有两台知识发动机,对付你1台知识发动机了嘛.听说飞机术语中,有一个叫双发,大概指两个发动机.双发的飞机既要靠左翅膀,又要靠右翅膀,既要靠白猫,又要靠黑猫,哪天要是左和右争辩起来,飞着飞着扔掉一个,变单发了,毁的不是自己吗?第一财经评论

微机屏显钢绞线试验机供应

气弹簧性能试验机的报价

济南包装行业测试设备供应商生产多少钱